菜单

一场事关中国水产养殖业颜面、问题和未来方向的国际会议正在进行

2020年1月26日 - 渔业动态
一场事关中国水产养殖业颜面、问题和未来方向的国际会议正在进行
文/图 水产前沿 唐东东 李齐财 李静 陈艺丹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

全球水产养殖论坛现场

重要嘉宾 6月29日,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主办,美国大豆出口协会协办的全球水产养殖论坛在福建福州举行,政府部门相关代表、国家渔业技术体系及水产养殖业上下游从业者、国际相关机构代表共200余人参会。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海洋大学麦康森教授 麦康森:中国水产养殖业最可能随“一带一路”走出去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海洋大学麦康森教授作为特约嘉宾做了开场报告,再次谈了中国水产养殖面临的挑战与机遇。据了解,全球超过2/3的水产养殖品来自中国,中国在其中的贡献不言而喻,但中国的水产养殖产业在全球面临“挨骂”的处境。此前就有报道称中国的水产养殖将消耗掉全球自然渔业资源。“事实上,中国近5000万吨的水产养殖产量中,8%来自肉食性种类,42%为杂食性种类,50%是草食性、虑食性种类,过半的养殖种类对鱼粉没有依赖性;对鱼粉的实际使用情况上,2000年之后每年鱼粉进口量在100万吨左右,加上自产的量每年鱼粉消耗量共160万-170万吨,其中55%用于水产养殖,相当于88万吨鱼粉,折合391万吨鲜活鱼,加上300万吨直接投喂的鲜杂鱼,每年中国水产养殖产业消耗的鲜杂鱼量约为690万吨。”麦康森表示,从投入与产出比来看,中国水产养殖业每用1斤海洋鱼就能养出3.2-4.1斤水产品,属于高效养殖模式。 全球而言,中国每年进口100万吨鱼粉,所生产的水产养殖品产量占了全球61.7%的比重,而越南进口10万吨鱼粉只生产了全球4.6%的水产养殖品,日本进口40万吨也只生产了1%的水产样制品。“中国水产养殖是面临很多挑战,但其真实情况要向全世界讲清楚,让全世界能正确认识中国水产养殖在应对全球人口增长压力过程中的贡献;当然,我们也要认识到面临的问题,然后去想办法解决。”麦康森认为当前中国水产养殖面临“挨批评、缺地、缺水、缺现代工程化技术、缺良种、缺蛋白源、缺乏水产品加工后消费习惯、缺劳动力、缺良药、缺品质保障、缺食品安全保障,消费者信心不足、缺德”等12大挑战。 同时,麦康森认为中国水产养殖也面临众多发展机遇,比如全球人口快速增长等带来的刚性需求,以及可以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走出去。“‘一带一路’国家对水产品拥有巨大的市场需求,沿线65个国家消费是我们的2倍,但水产养殖量只有我们的一半。我们拥有传统养殖经验和现代技术,也拥有一批上市企业有足够的经济实力。”麦康森表示,中国水产养殖是最有可能走出去,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做出贡献的现代农业领域之一。

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巡视员丁晓明 丁晓明:中国水产养殖业的变革方向是生态优先、绿色发展 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巡视员丁晓明在会上对中国水产养殖发展史做了回顾和总结:回望我国水产养殖发展史,上世纪80年代为了解决“吃鱼难”问题,我们在体制变革上走出了第一步,允许私营,取消统购统销,放开市场和价格,大规模建设渔场和苗种场。养殖品种以传统滤食性、草食性、杂食性鲤科鱼类为主。上世纪90年代,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为了满足多层次的消费需求,我们逐步攻克了“名特优新”品种人工繁殖,普及了配合饲料应用,这一时期名特优新肉食性水产品种迅速增加。进入21世纪,中国水产品开始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市场,工厂、大棚、网箱等集约化设施养殖迅速推广开来,出口优势品种迅速增长。 中国水产养殖业一路走来,成绩斐然,但也面临着诸多难题:除了亟待解决的病害和水产品质量安全两大问题外,价格天花板、生态环境红灯、水域资源黄线、成本地板等也是制约水产养殖发展最主要的问题。我国水产养殖面积达800万公顷之广,可再开发的水域资源极少。人工、资源成本都在增长,养殖成本降无可降,但市场却时常出现价格天花板。 中国水产养殖业下一步该往何处走?转方式调结构是必由之路,生态养殖、绿色和可持续发展是变革的方向。 政策引导方面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1、完善养殖水域滩涂规划:加快修订养殖水域滩涂规划,科学划定养殖区、限养区和禁养区;将宜养水域、滩涂纳入养殖区域,稳定基本养殖水域;严格控制限养区养殖规模;将法律法规规定禁止养殖以及水域环境受到污染不适宜养殖的区域划入禁养区; 2、科学布局海水养殖:保护滩涂生态环境、拓展外海养殖空间,调节近海过密的网箱养殖,按照养殖容量科学布局; 3、推行健康养殖:发展大水面生态增养殖、工厂化循环水养殖、池塘工程化循环水养殖、种养结合稻田养殖、海洋牧场立体养殖、外海深水网箱养殖等健康养殖模式;加快配合饲料的研发和推广,逐步取缔冰鲜幼杂鱼直接投喂。 4、强化水生动物疫病防控:加快建立渔业官方兽医制度,推进水产苗种产地检疫和监督执法;支持渔用疫苗研发推广等。

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副站长胡红浪 胡红浪:现代水产养殖主要有这7大模式类型和3大技术趋势 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副站长胡红浪在论坛上做了《中国现代水产养殖技术模式发展及展望》精彩报告。报告首先阐述了中国水产养殖技术,经历了建国初期至1977年的探索起步阶段、1978-1989年的恢复发展阶段、1990-2000年的快速发展阶段、2001-2015年的平稳发展阶段、2016年至今的转型升级阶段。那么在水产养殖业发展中,主要面临哪些问题呢?胡红浪讲到:“水产养殖在发展中,出现了一系列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比如空间资源日益紧缺、生态养殖日趋恶化、养殖规模小而分散、比较效益不断下降……”单一追求高产、依赖资源消耗的技术模式已不能适应现代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成为大家共同思考的问题。 高效、优质、生态、健康、绿色、安全的现代水产养殖模式是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现代水产养殖模式具有集成性、循环性、高效性、可持续性等优势。胡红浪重点介绍了现代水产养殖模式主要有七大类型:1.鱼菜共生模式;2.稻渔综合种养模式;3.多营养层次养殖模式;4.池塘工程化循环水养殖模式;5.工厂化循环水养殖模式;6.多级人工湿地养殖模式;7.集装箱受控式循环水养殖。 最后胡红浪提到绿色发展已成为社会共识,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要“推行绿色生产方式,增强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农业部部署今年工作重点工作时,也将绿色发展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关于水产养殖技术的发展趋势,胡红浪提到了三点:1.由单一品种或模式向多品种、综合种养转变;2.由简单粗放向集约化转变;3.由高耗能向生态化、绿色化、有机化转变。并对中国水产养殖模式提出了“以渔治水,以渔养水”、集约高效、生态休闲、旅游观光等美好展望。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邓伟 邓伟:中国水产养殖业面临八大发展问题 会上,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邓伟表示,改革开放以来,在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改革和科技进步的强力推动下,水产养殖业发展带动我国渔业经济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面临八大主要问题: 其一,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加剧。未能摆脱产业发展是建立在对资源、环境等生产力要素的大量占有、依赖甚至是破坏的基础上,生态安全问题已成为制约水产养殖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外部水资源紧缺和污染制约了水产养殖,水产养殖排污又影响了外部环境。 其二,养殖病害频发,引发较大经济损失。传统养殖方式和管理与现代渔业不相适应,盲目追求高产,造成病害频发,养殖产量和效益受到很大影响,对养殖业健康发展构成重大影响。不合理和不规范用药导致养殖产品药残,影响到水产品的质量安全消费和出口贸易,制约了养殖业的发展。 其三,基础工程设施薄弱,集约化程度亟待提高。养殖设施落后,技术含量低,已严重不能满足现代水产发展的要求,制约了我国水产的健康发展。我国的池塘养殖,基本上沿袭了传统养殖方式中的结构和布局,仅具有提供鱼类生长空间和基本的进排水功能,池塘现代化、工程化、设施化水平较低。 其四,良种选育研究滞后。人工选育的良种很少,占水产养殖总产量70%以上的青草鲢鳙等主要养殖种类目前仍依赖未经选育和改良的野生种。 其五,水产养殖产量与饲料需求存在较大差距。在水产养殖方面,每年大约有3000万吨以饲料原料的方式投喂,粗放式水产养殖导致资源浪费,环境恶化。比如草鱼养殖产量近510万吨,对饲料需求量为760万吨;鲤鱼养殖产量近300万吨,对饲料需求量为450万吨;鲫鱼养殖产量近260万吨,对饲料需求量为390万吨;鳊鲂养殖产量近73万吨,对饲料需求量为110万吨;青鱼养殖产量约53万吨,对饲料需求量为79万吨。 其六,水产养殖发展空间受到挤压。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建设用地的扩张造成水面滩涂被蚕食和占用,内陆可养殖水面减少,养殖水面开发利用遇到了困难,引发了渔民权益保障和生产生活安置问题。 其七,质量安全和市场监管问题。科技创新能力不足,新型替代渔药和疫苗研发滞后,种质退化、饲料技术落后等影响质量安全;开放式的养殖场所对外源环境污染难于控制,造成水产品中有毒有害物质超标;执法监管手段有限,面对分散养殖和产品流通经销,监管难于完全到位;质量标准缺失和进口国标准缺乏衔接,使我国水产品在出口贸易中遭遇不公正的待遇。 其八,水产品加工技术水平不高,加工能力十分有限。水产品加工技术特别是大宗产品加工综合利用技术尚不成熟和配套,直接影响了水产养殖业的快速发展。 针对以上问题,邓伟认为中国水产养殖未来的发展重点,主要包括:发展环保型渔业,保护生态环境;抓好加工流通业,提高信息水平;发展水产饲料业,创造健康养殖;发展养殖装备业,提高养殖效率。

FAO渔业水产养殖部周晓伟 周晓伟:中国并非是唯一养殖量超过捕捞量的国家 会上,FAO渔业水产养殖部周晓伟介绍称,捕捞和养殖生产作为人类经济活动遍布全球,全球超过240个国家和地区在进行捕捞活动,201个国家和地区在进行水产养殖活动。2015年全世界捕捞和养殖产量接近2亿吨,水产养殖占渔业总产量比重也持续增加,从2000年的25.7%增长到2015年的45.3%,目前养殖和捕捞量已经旗鼓相当。 过去有说法称“中国是全球唯一水产养殖量超过捕捞量的国家”,周晓伟认为表述并不准确。“2015年,有39个国家和地区养殖产量超过捕捞量。”据统计数据反映,人工养殖量超过捕捞量的国家有中国、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养殖量占比分别为73.0%、55.5%、55.9%、51.9%。此外,水产品总产量超过200万吨的国家和地区主要有中国、越南、印度、印尼、孟加拉国、日本、俄罗斯、秘鲁、美国、挪威、菲律宾、缅甸、智利、泰国。 相比起淡水养殖,海水鱼类养殖还是中国水产养殖业的短板,在产量、技术、产品质量、环境标准等方面都与欧洲国家差距较大,如大黄鱼、石斑鱼等采用大量下杂鱼喂养。目前,海水鱼类养殖主要生产国家和地区包括挪威、中国、智利、印尼、菲律宾、日本、越南、英国、加拿大等,产量分别为137.8万吨、130.8万吨、83.0万吨、77.7万吨、36.5万吨、24.5万吨、19.6万吨、17.4万吨、14.2万吨。2015年,有11个国家和地区海水养殖鱼类产量超过10万吨,其产量合计全球产量的88%,挪威和中国大陆4-5年前已经超过100万吨。 更多精彩花絮——

:未来 问题 国际会议 水产养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