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常州:用药杀蓝藻 结果28亩螃蟹毙命

2020年2月10日 -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常州:用药杀蓝藻 结果28亩螃蟹毙命

成批的螃蟹突然死亡,让养殖户损失惨重。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据中国江苏网8月21日讯 还有两个月螃蟹就要上市了,这对于江苏常州市武进区寨桥镇的养殖大户蒋老汉来说,却是一场噩梦。前几天,他养殖螃蟹的池塘,因为出现蓝藻而使用了南京一家公司生产的菌类药物,用药不到12小时,价值20多万元的28亩螃蟹全部死亡…… 蟹农用药治蓝藻引悲剧 江南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拥有28亩水域的螃蟹池塘里,到处都是碗口大的死螃蟹,由于气温高的原因,这些死螃蟹已经开始发臭。看着自己投资10多万元养了大半年的螃蟹一夜全部死光,今年50多岁的养殖户蒋老汉欲哭无泪。 据蒋老汉介绍,去年冬末,他倾其所有,又向亲朋好友借了几万元,投入11万多元,承包了这28亩池塘养殖螃蟹。为了保证养殖不出问题,蒋老汉一家人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蟹塘里。 由于蒋老汉虚心好学,大半年下来养殖都没有出过问题,眼看螃蟹已经长到了碗口大,再过两个月就可以上市了,一家人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前不久台风“海葵”进入江苏以后,池塘里的蓝藻开始多了起来,再加上近日的高温天气,螃蟹有些受不了。为了缓解这一问题,蒋老汉四处求方。 12日上午,得知蒋老汉家的蟹塘里出现了蓝藻,自称是南京天科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水产工程师许某找到蒋老汉,称他们公司生产的一种菌类药物“养殖保”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为了让蒋老汉相信“养殖保”的药效,许某介绍说该药绿色环保,一亩蟹塘只要7块多钱就能解决问题,并再三保证不会有副作用。 听了许某的一番介绍后,蒋老汉见对方又是水产工程师,于是就付了钱让许某帮助去除蟹塘里的蓝藻。为了安全起见,蒋老汉把之前使用的一些药都提供给许某参考,以确保万无一失。 13日上午,许某亲自来到蟹塘配料下药,一些工作都做完后双方结清费用,许某也随即返回宜兴驻地。 让蒋老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许某用药后,蟹塘里的蓝藻不但没有减少,螃蟹都从水里爬到了网上,一开始他们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正常现象,但是到了第二天上午,眼前的一切让蒋老汉傻了眼,池塘里的螃蟹全部都死了。 消毒剂和农药产生反应是主因? 面对这种情况,蒋老汉立即拨打了许某的电话。得知螃蟹大面积死亡的消息,许某没有问明情况,就说这和他没有关系。在蒋老汉多次电话要求下,14日下午许某才极不情愿地来到寨桥镇。在一番检查后,许某表示螃蟹大面积死亡不是自己用药问题,而是蒋老汉使用了一种叫“戊二醛”的水产消毒剂造成,责任不在他。 许某的解释让蒋老汉非常气愤,他说,在许某用药前,他们已经明确告诉他正在使用“戊二醛”,而这种消毒剂一直在使用,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怎么会在许某用药的时候就出了问题呢? 就这样双方争持不休,蒋老汉认为是许某用药出现问题,或者是他明知道池塘在使用“戊二醛”,还继续销售他的产品,才导致这样的问题。 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蒋老汉找来了几个邻居,要许某给出书面的情况说明,但是许某开始不愿意,之后还是写下了一张有他签名的情况说明。 蒋老汉说,虽然许某写了情况说明,但是自从离开后他就再也不肯露面,电话也不愿意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来到许某在宜兴的驻点,并报了警,但是至今问题也没有解决。“这几天我们也一直在跟南京天科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联系,但是几部电话都没有人接,现在我该怎么办,我的损失谁来负责啊!” 双方争执 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昨天下午,江南时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天科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水产工程师许某。对于螃蟹大面积死亡一事,许某表示,这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是养殖户自己用药造成螃蟹缺氧死亡。 许某告诉江南时报记者,他是一名水产工程师,现在代理多家公司的鱼需物资,南京天科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养殖保”就是其中的一种。“养殖保”是一种菌类鱼需物资,因为安全环保,被很多养殖企业长期使用,用该产品给蒋老汉的池塘去除蓝藻是正确的,绝对不会出现目前这样的情况。 据许某介绍,在使用“养殖保”前,他一再提醒蒋老汉,现在高温天气不要使用“戊二醛”水产消毒剂,但是在他用药后,蒋老汉还是想继续使用。他回到宜兴后,蒋老汉还打电话来说要使用“戊二醛”。稍微懂得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高温天气里不能使用“戊二醛”,但是蒋老汉还是我行我素,结果就出了事情。 许某说事情发生后,他也迅速从宜兴赶到寨桥镇,经过自己观察,发现这些螃蟹的关节都是黑色的,这是典型的“戊二醛”水产消毒剂导致的缺氧死亡。面对事实,蒋老汉一家不但不听解释,还找来一些人控制了他的自由,并强制要求自己写责任书。迫于无奈,他只好在他们写好的文字下面签字才得以脱身。 “尽管这样,蒋老汉一家人也没有放过我,前天他们来到宜兴在我们店里闹事,当地警方也介入了。”许某说,他的产品是绿色环保的,那天闹事的时候,他当着民警的面还喝了该产品,一点问题也没有。 许某对记者说,蒋老汉为了达到目的,一开始要他赔偿30万,后又降到18万、10万,现在要求赔3万就了事。“如果是我们的过错,我们会承担责任,我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 目前,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已经介入此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